Goldenrod.

待到象驴成圈时,家祭无忘告乃翁
高中狗,长期失踪
其实是被学习耽误的言情作家

1920年,国会大厦门口 Republican vs Democrat snow battle

突然翻到这个老图,某种意义上算是口粮【。
会不会在里面掺石头之类的【不是】

事实上我的美国史都是野路子学的 没有上过什么专业课程 一开始只是兴趣现在慢慢发展成了生活的一部分了
有时候创作完全是责任感在支持 有一种莫名的担心自己笔下的角色若是被自己放弃他们之间的故事也将消失的责任
有时候也非常懊悔自己狭窄的视野
只想表明我长期失踪不代表我会结束创作orz

其实我一直想开辆象驴车 我发现我对于车的想法都是出于美感 仅仅是想表达出我对这两的复杂感情吧

想看他们站在历史的转折点,在背叛与诋毁的暴雨过后终于迎来了短暂的和平,而在依然不信任的条件下,他们选择了以最坦诚的方式来获得彼此的信任与忠心。
格兰登看着对方,出于内心的虔诚与诱惑之间碰撞出强烈的矛盾,漫长岁月的沉淀与生死交替中唯一的寄托使他最终与恶魔签下了契约,卖掉了自己的灵魂。
格兰登想到了很多东西,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到现在,从恶劣的态度到彼此之间的合作。
而在此之中与之后他们谈论了很多东西,关乎政治也关乎生死。埃德温点燃一只烟,在昏黑的空中吐息出白色的云雾,告诉格兰登属于他们的时代终将逝去,被埋没在漫长的历史岁月里,他们将只存在于历史书的一角中。那一刻格兰登又仿佛重新产生了面对生死的一点,如同年少时看着战场上染血的蓝色军装。
【这种强烈的内心矛盾与时代洪流下的无力感】

唉…每次想到这里都感叹自己描写能力不足,难以表达出这种感觉。即使有能力写也没有时间【。

得不到真相往往不是因为真正的话语被人为的封锁,而是当一个人说出实话时,其他人都捂着耳朵,真相也就随之消亡了。

【党拟|Whigs/Nullifier】Sleep in the Crimson Petals

cp:奥利弗特·克莱(Whigs)/弗格斯·海恩(Nullifier)
summary:弗格斯非常好吃,有苹果酒的味道!

欠债产物,很多私设,去南卡罗来纳的车票【。】

不知道能不能发出来

https://shimo.im/docs/N7SU17vO9E0qPWaf

“奴隶制不仅关乎南方的自由,更关乎着它的生死,而我便是为南方利益而生,您想眼睁睁的看着我死吗?克莱先生。”
“不会的,弗格斯,相信我,我会找到办法解决它。”


“您完全可以不这样做,现在的您犹如饮鸩止渴。”
奥利弗特停下笔,手中攥着1850年妥协案文书,而这成为他政治生涯的陨落。
“我明白,但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依然会这样做。”


而他经常会忘记,弗格斯·海恩的生命在10年前就已经凋零了。

——————————
大概就是个Whigs/Nullifier拟人的脑洞,一个北方的anti-slavery和一个南方的奴隶制拥护者。看历史上这两的政治同盟和辉格模糊不定的奴隶制立场开的脑洞。1850年妥协案后辉格党开始分裂,直到堪萨斯-内布拉斯加法案后正式灭亡,几乎一生在对奴隶制进行妥协。而辉格党对奴隶制模糊不定的态度,也造就Nullifier离开了自己,在Nullifier死后也没有改变。
反正注定是没有好结局的一对cp【……】

其实我感觉之前写拟人/史同这一类和历史政治关切太大的东西,背景之大有时不得不去查很多资料才写得完,对人物塑造和历史塑造都要兼顾。
以至于现在我只想写无脑傻白甜日常片段。

之前和家人讨论民国言情小说 提到了“民国言情小说主要角色里没有一个患上肺结核都不能算民国风”的观点,最经常出现的桥段是清早起床咳一口血,被侍女搀扶着去赏紫荆花,以此刻意塑造独特的美感。后来和同学交流才得知上世纪日本文学也是对肺结核这种疾病美化描绘。想起《疾病的隐喻》里说疾病是对美的追求,欧洲贵族阶层曾经也有一段时间为了体现病态美,身体正常的人也刻意去感染肺结核,明知道对身体不利往往最后也会导致病死,却也要强加于自己。
社会总在进步,这种观念已经消除了,但历史又总是在不断重复的。每个时代都有装睡的人,沉迷于睡梦的人永远也叫不醒,哪怕在梦中死去。

其实我关注的人里,很多不是因为画风文风而fo的人,而是因为他们的温柔与乐观吧,他们会经常种种花,做做手作,拍些照片,分享书摘文字,讨论学术,做点科普,有时候还会把身边遇到的快乐温暖的事情分享出来,整个主页没有一点负能量,非常认真的在用文字与图片向他人传达温暖。即使我和他们没有任何的沟通交流过,或许只是短短的一段文字,一张图片,却给予了我这个素不相识的人一丝开心与温暖,仿佛自己也能分享到这种愉快,伤心的心情也被治愈了。世界上这样的人们真是最大的珍宝呀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