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denrod.

不混圈不扩列不交友
自娱自乐创作自己喜欢的东西
沉迷学习,长期失踪
象驴永远是本命cp

好久没看党拟圈……发生了什么……

果然我还是一个人蹲一人圈好了


【党拟】序言

关于格兰登·弗列蒙特(GOP)的自传序言【并不存在】

假装这个人真实存在x

第一人称视角

短小精悍的渣作,实在没时间写东西了


  当我下定决心要完成这本书时,我也意识到这是份棘手的工作——它不同于其他类型的传记,这也意味着我要整理的材料数以万计,我把它视作一次以热爱为名的劳动,对此向我的热爱与本职表达由衷的敬意。

  几个月来我尝试着四处搜寻材料,还是无法补全所有的空白,我终于在三个月后得到了弗列蒙特先生的同意,繁忙的政务让他难以抽出空闲时间来接受访谈。

  在此之前我对弗列蒙特先生的印象还停留在书本和电视上,庄严,不苟言笑,对政事手段强硬,直到我敲开他家门前也还是如此。

  两个星期的交流也是中规中矩,弗列蒙特先生一直单独居住,他有时也打趣说:“那么大的房子让我一个人住实在有些可惜。”室内的装修风格也和他本人相似,复古风雅,给人一种时代的厚重感,身为一名虔诚的新教徒,我常常听到他在我面前朗诵《圣经》的片段,这也是我这段时间来最喜欢的片段之一。

  “……血肉之体不能承受神的国,必朽坏的不能承受不朽的……”

  直到第三个星期,我做完笔录准备返回时,他热情的邀请我与他共进晚餐,随后突然打开了话匣子般,与我谈论了许多未提及的话题。他谈到了自己的私生活,心理状态,谈到了时事,谈到了历史,在惊讶于他突如其来的主动的同时,我也惊讶于那严肃政客形象下的他,喜欢烹饪,泛黄的小本子上记满各种菜谱,平日里喜爱军事题材作品,在异性面前会害羞得抬不起头。他带我看了他的旧照片,未公开于世的记录,还有他旧箱子中一直保存的老物品,他对现代化电子产品有一种奇怪的排斥感,而纸质的实体物更能激发他的兴趣,他有自己的手机与电脑,除了必要的工作外很少使用(可以说他事实上一直没有学会流畅的使用),他说他有更值得去做的事。

  他向我展示他压在箱底,有点褪色了的旧军装,上面的勋章都已转送国家博物馆作为展品展出,厚重的蓝色军装显得朴素又老旧,看着它我想象着当年他穿着它在战场上凝望着南部邦联的旗帜被推倒,在染血的土地上被点燃,化作天边一股青烟……

  接着,他开始向我诉说着那早已陈旧的往事……


在学校没有上色工具,只能用做笔记用的圆珠笔画画
一直想把六个丁仪画出来

攒了一个月的黑暗森林相关
光线不太好只能特效duang了

自我介绍

历史书、科普读物爱好者,喜欢旅游和摄影,关注时事新闻,搞点创作,写点自己喜欢的东西画点画,偶尔看看小说,不经常看电视剧和动漫,因为手残不怎么玩游戏,总之挺无趣的一个人。
萌cp更加注重互动而不是刺激,喜欢惺惺相惜的关系,最大的萌点是两个对立面的矛盾与摩擦与悲剧性,最好是hateship,本命cp是象驴
爱好比较广泛
不怎么吃安利,不混圈不扩列,一般是冷坑体质,喜欢自给自足,比起萌cp更萌某个人物
经常瞎bb,也在改掉这个毛病
长年失踪,一般只有星期天才能复活

目前主要关注的东西:
美国史/美国政治 
春秋战国史/中国古典哲学
科幻小说/科普读物/科学史 
各种神话体系
历史向拟人创作
一点乙女向作品
日语相关

子博: @Goldenrodslove 日常生活和政治不正确 慎关

欢迎交友与讨论(´・ω・`)

送人的签绘……罗老师和政委  还有我的包 有点拍糊了【。

【三体/维程】他终将像众神一样死去

一个练笔短打,太久没写文已经不知道怎么动笔了
仅此纪念我五年前第一次看原作便萌上的冷cp

——————————

他已经垂垂老矣,而她一如相遇时的年轻。

岁月染上维德的鬓角,却一如两个世纪前背对纽约灯海时的伟岸,一个袖管仍空着,他从未变过,他的眼睛里还闪烁着烈火,他的野心与梦想还未放弃。维德难得的对程心露出微笑,唤她作小女孩,俨然忘却初见时他们年纪相仿,程心依然貌美年轻,岁月却无情的侵蚀维德的脊背。

一切似乎在程心接过达摩克里斯之剑后便已注定,她第二次处于上帝的位置上,那几亿双眼睛却依看着她,化作一个噩梦伴随她度过半个世纪。

“我想认真看看你,程。”

维德目送士兵们远去,昏暗的房间里只剩他们二人。他声音干涩地叫着程心的名字,而不是小女孩。话语中掺杂着孤独与无助。

她看着维德,她知道有什么东西永远的熄灭了,维德的背影早已失去了当年的伟岸,取而代之的是岁月的沧桑,他的鬓角已经泛白,挺直的脊背变得弯曲,他在疾病的侵蚀下度过了多少个漫长的夜晚,又有多少个夜晚他故作无济于事的坚挺过去。

程心才意识到,眼前的人早已是暮年老者。

她站在那里,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她看到了维德的眼睛。

维德的眼睛里多了一些东西,过往的冰冷消散,如同冬日的暖阳将冰融化,几个世纪前程心也曾见过那种东西。那时的维德年轻而又冷漠,淡金色的头发梳理得整齐。某个下午程心偶然看到他独自一人蹲在角落,抚摸他母亲留下的橘黄色猫咪。那眼神包涵着怜爱与温柔,却是由一个极端理智又缺乏情感的人发出的。

那时开始,程心发现自己并不了解他,在她冬眠的半个世纪,在他们最初相遇,一切关于他的往事都是空白。她想补上这片空白,却让她感到痛苦——她只有三十三岁,在不到四年的时间里见证了几个世纪的交替。

托马斯·维德本可以成为第二个诺亚。

他抚摸她的长发,她的脸庞,他的袖口残留着浓烈的雪茄味,他的眼睛变得黯淡,疾病缠绕他的身体与灵魂,疲惫沉重的压在他的双肩。

西西弗斯一次次将滚石推向山颠,在无效的失败中将生命燃烧殆尽。被束缚的半人半马神无力的嘶吼,无助的追逐自由,后足却陷入泥泞。维德至始至终无法挣脱束缚,长达半个世纪的挣扎灼烧他的生命。

没有不散的宴席,而他终将像众神一样死去。

程心从木盒中抽出一支雪茄,在夕阳的余晖中抽了人生中第一口烟,白色的烟雾笼罩着整个羁押室,在落日的血色中袅袅升起,连同她目睹的几个世纪的岁月一同散去。那只公元年代的木盒中躺着六根雪茄,除去自己手中的那支其余都成了她给予托马斯·维德最后的饯别礼。

当程心离开羁押室,三发子弹残留在她胸口的疼痛再次蔓延开,三个世纪的岁月消失在落日的余晖中,他们生来便被一道鸿沟分隔开,她无法弥补那条鸿沟,也永远无法去了解托马斯·维德。

青烟袅袅升起,程心注意到,那青烟带着一丝温暖,也含着淡淡的雪茄味。

吐槽一下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英文版的
英文版黑暗森林里把“罗老弟”、“罗兄”变成了“my boy”和“my man”,突然觉得给值都上升了不少【【想象一下大史一本正经的叫罗老师“Luo,my man” 占有欲满满
还有p3的问候全人类母亲 外国人真的明白吗????

三个被老婆遗弃的中年男人的同居生活

重看三体2的新发现,真的没有人对这个梗感兴趣吗【

罗辑:老婆被PDC绑架,面壁计划取消后变成了一条咸鱼
大史:冬眠期间老婆死了,为了防止罗辑被三体人暗杀和他一起住在新生活五区,每天帮忙把他从垃圾堆里拉出来
比尔·希恩斯:老婆切腹自尽,同时给自己打上了人类必输的思想钢印,居无定所没有归处,被大史安置一起居住,每天靠收看人类失败的假新闻度日

想想就很有意思【不

"你有没有想过,我们这个世界的开始仅仅是一个偶然,催生我们这个宇宙的奇点偶然间爆发,不断向外膨胀,诞生了元素,原子,光子和许许多多别的东西,在脉动与旋转下成为了物质,然后就有了星星——假使引力的量发生变化,膨胀的速度不同都无法完成这些。而那些没有生命的微小粒子组合到一起,在几亿甚至几兆次的规律运动下诞生了生命,混沌的宇宙中很难见到原子们如此规律的在一起,偶然间成就了独一无二的你。奇点偶然的爆发,膨胀速度偶然达到一定数值,引力偶然的适中,原子偶然的组合在一起,你我偶然的出生在同一个宇宙中。我爱上了你,便是在这千百万次的偶然交织中出现的奇迹。"